【序】


  曾經,對非洲的印象僅僅是東方歌舞團朱明瑛演唱的非洲歌曲《咿呀呀奧來奧》,亦或是CCTV《動物世界》里介紹馬賽馬拉大草原時的荒蠻畫面。

  2019年6月中旬,當我們真正踏上東非肯尼亞那散發著野性氣息的土地時,所有感官接收到的信息完全顛覆了我對非洲原有的印象。


  先說氣溫。來非洲之前曾聽說過一個笑話:說是在北京工作的非洲小伙,由于忍受不了北京夏天的高溫,向公司請假要回非洲避暑。當時聽了只是呵呵一笑,這次真的到了肯尼亞,才著實為那個非洲小伙羨慕了一把。肯尼亞的年平均氣溫只有22-26℃,我們在安布黛爾山和肯尼亞山的時候都要穿羽絨服御寒,難怪人家要回非洲避暑呢。

  再來說肯尼亞的地表植被。以往看到的介紹非洲圖片和影像,表現最多的是黃沙遍野,土地貧瘠。而此次我們行走在肯尼亞遼闊大地上,車窗外一閃而過的是大片大片黃綠相間的麥地和菜田,被飼養的牛羊悠閑地溜達在公路兩邊;在海拔2000米左右的阿布戴爾高原和南臨印度洋的蒙巴薩,你又恍然間回到了云南昆明和海南三亞的海灘。


  也許是6月份雨季的關系,充沛的雨水滋養著肯尼亞的土地,國家公園里,物種繁多的野生動物們享受著一年當中最肥美的口糧,上演著動物王國里難得一見的悲歡離合。



  【第一篇】遇見乞力馬扎羅


  乞力馬扎羅山,位于肯尼亞與坦桑尼亞交界的安布塞利國家公園內,海拔5895米,是非洲第一高峰。

  海明威曾在他的短篇小說《乞力馬扎羅的雪》里有過這樣的描述:乞力馬扎羅是一座冰雪覆蓋的山峰,它的西峰在馬賽語里被叫做“恩伽耶-恩伽伊”,神之居所。西峰頂附近有一只風干冰凍的花豹尸首。沒人知道,花豹跑到這么高的地方來做什么........

  海明威筆下的乞力馬扎羅山純凈、神圣,而山腳下的草莽卻上演著弱肉強食般的血腥,男主人公脆弱的靈魂被嚴酷的環境所吞噬。這樣的場景令人唏噓和膽寒。

  帶著這些復雜的心情,我們踏上了肯尼亞多彩的土地。在首都內羅畢稍事修整后,驅車240公里直奔安布塞利國家公園。

  安布塞利廣袤的草原上,成群的角馬和大象享受著雨季帶給它們的豐厚糧草。

  越野車在凹凸不平的草甸上疾駛,司機杰森指向前方云霧繚繞的遠山說,那就是乞力馬扎羅。


  我們興奮地望向遠方,看到山腰被層層云霧纏繞著,云霧的上方會是那冰雪覆蓋的乞力馬扎羅嗎?

  同車的團友京說,我已經是第二次來這里了,上次就沒看到乞力馬扎羅,現在只看到了她腰以下部分,真希望明天有好運,能讓我見到她的真容。否則,那是要逼著我再來第三次呢。

  太陽的余暉已經染紅了西邊的天空,光線也漸漸暗了下來。越野車已經離我們將要入住的酒店很近了,草原深處有角馬在低沉地嗚咽。

  司機杰森手握著方向盤,兩眼雷達般掃描著道路兩旁。一會兒,車子靜靜停下,杰森指向右邊空曠的土地,用漢語說:獅子!

  哪兒呢?哪兒呢?大家涌向車子的右側,隔著車窗搜索著目標。

  落日余暉中,一只母獅懶洋洋地趴在樹叢前的空地上,揚起的腦袋望向角馬嗚咽的方向。咔咔咔咔,相機的按鍵聲響成了一片。

  越野車在草原上繼續移動,很快杰森又有了新的發現。在那只母獅的前方,大約幾百米的地方,車子的左側,草叢里分別臥著一只公獅和六只母獅,它們或慵懶,或警醒,但所有的姿態都預示著一個目標,那就是今兒這頓晚餐我們吃點什么?

  越野車沿著獅子們蹲守的地點繞了個小圈,在快要抵達酒店門口的時候,又發現了一只藏在暗影處的母獅。直到現在,一車人恍然大悟,這九只獅子已然布局成了U型的合圍之勢,口袋中央的角馬群就是它們今晚的獵殺目標。

  杰森說:你們運氣太好了,來安布塞利一下子就看到了9只獅子,以前沒有過的。

  當晚,我們夜宿乞力馬扎羅山腳下的OLTUKAI LODGE 木屋酒店。

  當晚,我們在草原深處的酒店中,沒有聽到九只獅子圍獵角馬的鏖戰聲。

  當晚,我們見到了難得一見的月暈奇觀。那明亮如探照燈般的圓月似乎在提示著我們,好運還在繼續。

  京被夜晚的月暈整的極其亢奮,半夜三點起來要看神山,遠處的云霧依舊那么濃厚,京不免懊喪,回屋繼續補覺。

  晨起,云層依舊疊在天邊。大家退了房,乘車在安布塞利的草莽上做最后的巡游。

  幾頭大象護衛著小象,慢吞吞地在草原上穿行。

  司機杰森指著幾頭公象說,現在公象的象牙已經沒有以前那么大了,也許是它們知道粗大的象牙會招來人類的殺戮,所以,它們只能靠弱化象牙來求自保了。

  杰森的這番話,聽了讓人心酸。


  不知不覺中,天空已經放晴,陽光也明亮的刺眼。

  越野車已經開出了安布塞利國家公園的大門,杰森從后視鏡中瞥見了什么,一個急剎車,手已經指向遠方。

  “乞力馬扎羅!!”

  所有的人全都興奮地跳出了車廂。

  在我們即將離她遠去的時候,她摘掉了她的面紗。雖然她的山頂不再是冰雪覆蓋,雖然她僅有的30米厚的山頂冰川岌岌可危,她仍舊以威嚴的姿態向人類做著最后的告別。

  看見山頂雪線的那一刻,眼眶濕潤了。

  團里的領隊張總說,全球變暖的速度實在太快了。乞力馬扎羅山上的雪很可能明、后年就會全部消失。現在我們腳下的草原完全依賴著山上的雪水融化,如果山上的雪沒了,這片草原也就沒了。

  話音里滿是不舍和傷感。


  【第二篇】溫情桑布魯


  桑布魯國家公園,位于內羅畢以北350公里,面積約165平方公里。相較于占地1500多平方公里的馬賽馬拉國家公園要小的多。但除了赫赫有名的“天國之渡”不在這里上演外,細紋斑馬、東非劍羚、網紋長頸鹿等野生動物都能在這里看到。

  在桑布魯,我們沒有看到野生動物間的追逐和殺戮,反倒被長頸鹿的賣萌、花豹的躲貓貓、獵豹的閑庭信步以及鴕鳥和細紋斑馬的妖嬈登場,看的如醉如癡。

  網紋長頸鹿的性格很溫和。它們會在越野車的跟隨和注視下,優雅地渡著方步,緩緩地啃食著長在合歡樹利刺間細細的嫩芽。偶爾還會靜靜地站立在車旁,微微低下那高昂的頭,用一雙長著長長睫毛的大眼睛俏皮地和你對視。這種時刻,你不被它萌翻才怪呢。


  司機杰森又有了新的發現。

  在一條滿是荊棘的小道旁,杰森停下車,以他那特有的警覺扭頭望向路旁的灌木叢。就在他轉回頭的一瞬間,一只身長近兩米的花豹,嗖的一聲從車前躍過,竄進了右側的灌木叢。

  杰森一邊手腳麻利地重新調整車的位置,好讓我們有個好角度能看見花豹的身影,一邊用對講機通報這邊的新情況。

  很快,我們從照相機的長焦端看到了花豹的容貌;

  很快,七、八輛越野車和面包車從四面八方包抄了過來。

  花豹一動不動地倦縮在樹叢中。一雙大貓眼緊緊地盯住照相機鏡頭這邊的我,好像在說,你在我的地盤上,瞅什么瞅!!

  我按相機快門的手,莫名地有點抖啊~~

  也許是這么多車圍在那里,讓花豹很不舒服。花豹起身走向了樹叢的深處。

  車陣散了,各奔東西。

  快到中午飯點了,司機杰森在回酒店的路上,神算似地又拐回了早上發現花豹的那個區域。

  奇跡真的再次出現了。就在車頭的正前方,還是那只花豹,全須全影地站立在樹叢前。

  待我手忙腳亂地拿起相機鉆出車頂,花豹隱入一棵大樹,然后晃晃悠悠地走了出來,臨了還不忘給了我們一個蔑視的眼神。

  在桑布魯,我們的運氣真的好到爆棚。

  上午看到花豹的興奮勁兒還沒過,下午和傍晚又兩次遭遇身形健美的獵豹先生。

  下午,司機杰森聽著對講機中逐漸加快的語速,果斷地加大了油門,憑借著他對草原地形的爛熟于心,三拐兩拐就把越野車從坑坑洼洼的泥地中開上了石子路。車輪在石子路上快速地跳躍著,車上的超速報警也響個不停,我們知道,現在的車速應該已經超過80脈了。

  幾分鐘光景,我們趕到了一處高地前。遠遠的山坡上,一只獵豹正在樹蔭下乘涼。我們從相機里看到了獵豹臉上那兩條黑黑的淚線,這是區分花豹最顯著的特征。


  等團里的另一輛車趕來時,獵豹已經起身走進了身后的樹叢。這段時間大概只持續了2分鐘。

  所有的精彩都是轉瞬即逝的。所以,在桑布魯看見的第一只獵豹,我們應該給杰森一個大大的贊!只為他的果斷,以及神一般的車技,這車輪下搶出的2分鐘,讓我們心跳,也讓我們振奮。

  傍晚,太陽已經在丘陵上投下了金色的影子。桑布魯草原上除了幾輛仍在閑逛的越野車,周曹一片安詳。

  幾輛越野車慢慢地聚在一起,一只獵豹正臥在路邊的草叢中。

  獵豹看見幾只龐然大物圍住在一旁,便警覺地坐起身,用那雙有著黑色淚線的雙眼注視著我們。當它發現并無威脅時,便慢慢立起身,然后徑直向我們走來。

  哇哦!這一時刻太神奇了。我們與獵豹近在咫尺,互相對望著。

  在桑布魯草原上,同為地球上的生物,在這里唯一的區別就是,獵豹是自由的,而我們則被禁錮在鋼鐵盒子中。


  細紋斑馬,在非洲屬于比較少見的物種,據說只有在桑布魯國家公園才能見到。

  雨季的草原,水草豐盈,斑馬們自然也吃得膘肥體圓。它們成群地聚在一起,以便用它們特有的條紋迷惑對方。

  我想,人類有密集恐懼癥,動物們也應該會有吧。試想一下,當成百上千的斑馬聚在一起時,你很難從中挑出你要攻擊的目標。沒準還沒等你調整好眼睛的對焦,就已經被這一大片的黑白條紋整的天旋地轉了。


  一群鴕鳥的出現,讓草原立刻變成了歡樂大舞臺。

  鴕鳥們呼扇著它們豐滿的羽翼,那一圈圈蓬松的羽毛,像極了芭蕾舞演員穿的TOTO裙。

  黑色羽翼的公鴕鳥,動作有些笨拙,幾次險些被高大的母鴕鳥撞倒;母鴕鳥炫耀似地展露著它漂亮的羽翼和修長的大腿,眼神中透著高傲與不屑。

  夕陽像一道金色的光束,照在它們毛茸茸的脖頸上,整個畫面是那樣的生動和唯美。


  夕陽已經落到了丘陵背后,一輪圓月從東方的地平線上升起。

  我們的越野車已經回了酒店附近。一群水羚正在草甸上悠閑地享用著肥美的晚餐。

  在這里,人類不會對野生動物造成威脅。所以,動物們應該認為緊鄰人類才是最安全的吧。

  然而,這一假設,即將被馬賽馬拉的血腥與殘酷所擊破。

  月色下的桑布魯,寧靜而祥和。


  【第三章】狂野馬賽馬拉


  馬賽馬拉國家公園,在肯尼亞眾多的野生動物保護區中,可以稱得上是園中之冠。

  這是個特殊的國家公園,它橫跨了肯尼亞和坦桑尼亞兩個國家,總面積4000平方公里。其中肯尼亞1500平方公里,坦桑尼亞2500平方公里。

  肯尼亞境內的馬賽馬拉大草原,雜草和灌木相伴叢生,一望無際。

  馬拉河將馬賽馬拉的原野一分為二,眾多的支流滋潤著這片廣袤的土地。河中有鱷魚和河馬棲息,只為等待那一年一度的獵殺盛宴。

  每年9月前后,上百萬頭角馬在馬拉河的對岸集結,它們需要跨越馬拉河的屏障,到對岸找尋更豐盛的口糧。

  馬拉河的激流以及鱷魚、河馬的阻獵,使每次渡河的角馬都會有十分之一命喪黃泉。因此,這一幕也被稱之為“天國之渡”。

  我們這次來的時間尚早,大草原上已有角馬的先頭部隊開始集結。它們從我們的車前飛奔而過,然后在臨近馬拉河的山坡上喘息修整。


  這段時間里,馬拉河的河水還不夠豐盈,兩岸的水草也未分出伯仲。角馬們不用擔心要跨過馬拉河去對岸找食。它們只需要養精蓄銳,只為那“天國之渡”的抵命一搏。

  司機杰森把我們帶到了馬拉河的一段支流,他叫做“沙河”。

  一只年老的角馬從對岸的土坡上小心翼翼地走到河床的沙地中,四周顧盼了一圈,確認沒有危險后,一路小跑著登上了對岸的斜坡。

  幾只站在岸邊的角馬和斑馬,怯生生地見老角馬過了河,便也壯著膽溜下山坡來到河邊喝水。

  只是沒有一分鐘光景,它們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威脅,呼啦一下竄回了陡峭的山坡。

  原來,河床深處的樹影中,一只母獅正坐在那里乘涼。



  馬拉河支流的水位還沒有暴漲,但危險依然存在。這不,在離剛才角馬喝水的地點不遠處,我們看到了沙河中靜靜等待的河馬和鱷魚。

  靜靜的渡河中,依然暗藏著的危險和殺機。

  帶著在馬拉河邊沒等到“天國之渡”的遺憾,我們又重新回歸了馬賽馬拉大草原。

  越野車在草原的丘陵上轉了個彎,杰森停下車,望向遠處空地上的一個小白點,然后掏出小型望遠鏡,語氣確定地說:獅子!

  大家一下子興奮了起來,是馬賽馬拉的獅子嗎?!

  車子離小白點越來越近,有人驚呼起來,是兩只獅子!而且是一公一母!!

  團里的領隊說,這回有好戲看了。這兩只應該是正在度蜜月的獅子。公獅通常會把母獅帶離獅群單獨度蜜月。在蜜月初期,每隔15分鐘,公獅會和母獅交配一次。如果是蜜月的后期,交配的間隔時間會加長。

  杰森發動車子,找了個更好的觀測位置。車上的人立刻長槍短炮拉開陣勢,只待那銷魂一刻在眼前上演。

  公獅四仰八叉地側臥在草坪的空地上,母獅把頭埋在它的懷里正在熟睡。聽到周邊逐漸增多的汽車馬達聲,公獅抬起頭,慵懶地張開大嘴打了個哈欠。然后立起身,低頭望向已經睡醒的母獅。母獅翻了個身,用前爪輕輕碰了碰公獅濃密的頭鬃,公獅的眼神即刻溫柔了起來。隨后它們一前一后走進了身后的草叢,再隨后的一幕就被列入“少兒不宜”和“不必贅述”。


  天色已近傍晚,太陽的余暉照在公獅的鬃毛上,泛出橙紅色的柔光。

  馬賽馬拉大草原上從來不缺浪漫和挑戰。

  這邊,一對獅子情侶正在忙著蜜月交配,那邊,一對獅子兄弟已經用低沉的吼聲向蜜月里的公獅發出挑戰。

  杰森說,這對獅子兄弟很強壯,而那個蜜月公獅已經老了。今晚,它們會趁著老獅子身體虛弱的時候向它發起攻擊。

  又是一個將會引伸出不同結局的草原故事。令人猜度,令人遐想。


  越野車繼續在馬賽馬拉大草原上馳騁著。在一個平緩的山丘上,眼前的一幕令人震驚!

  一群兀鷲和非洲禿鸛正圍在一具角馬尸首旁,冷冰冰地看著一只斑點鬣狗狼吞虎咽。

  這只悲催的角馬不知是被獅子還是獵豹捕獲到了,等它們把角馬的內臟掏空吃飽后,才輪到斑點鬣狗和兀鷲們搶食殘羹剩飯。

  同樣相似的場景,也被我們在距離酒店門口僅百米的道路旁遇到了,僅僅過了4個小時,一個角馬的尸體就被肢解成嶙峋骨架。被強食的慘烈程度令人肝顫。

  在這里,弱肉必被強食,強者才能生存。

  在這里,大自然的生存法則被詮釋的如此深刻,如此震撼。

  越野車帶著一車的感慨和沉重,離開了這片血腥的殺戮現場。

  夕陽緩緩地從厚厚的云層中鉆了出來,天空被染成血紅。

  平緩的山脊上,幾只斑馬迎著夕陽走過,在余暉中留下深色的剪影。

  日出日落,循環往復。生命就這樣像血紅的晚霞一般,轟轟烈烈地開始,又轟轟烈烈地結束。


  又一個新的清晨開始了。

  越野車再一次開上了滿是露珠的大草原。

  今天我們就要離開馬賽馬拉國家公園了。趁著早上涼爽,再來兜兜轉轉,沒準還能遇上新的驚喜。

  當初升的太陽就要躍上合歡樹的時候,幾只熱氣球在馬賽馬拉大草原上升騰。

  一隊格蘭氏瞪羚靜靜地看著這些空中怪物從頭頂飄過,然后低下頭繼續啃食著美味的鮮草。


  司機杰森的對講機里再一次喧鬧起來。

  杰森在狹窄的土路上調轉車頭,很快向前方的車輛靠攏。

  就在剛剛拍攝合歡樹和太陽升起的地方,五只獵豹一字排開迎著車隊緩緩走來,那陣勢透著威武。

  五只獵豹中有一只明顯的體態渾圓,好似正在懷孕的母豹。杰森說,那是豹媽。

  它們在一棵合歡樹前停下腳步。然后各自分工,有負責向樹干上撒尿的,有負責躺在草地上打滾的......總之,這些動作都是為了在這里留下它們的氣味,警示著這里是屬于它們的地盤。


  完成了畫地為王的工作,獵豹家族繼續走向草原深處。那里才是它們今早出游的重點。

  聞訊趕來的車輛逐漸多了起來,偌大的馬賽馬拉草原上竟然出現了十多輛汽車追隨5只豹子的場景。

  獵豹家族并不把這些龐然大物放在眼里,繼續渡著方步穿梭在車輛之間。


  就這樣,越野車追著獵豹走了幾公里地。當前方的山丘上出現了成群的角馬時,形勢漸漸明朗了。角馬才是獵豹家族今天的捕獵目標。

  五只獵豹漸漸走向各自的攻擊站位,它們的隊形像扇面一樣鋪開,然后逐漸縮小。

  當它們把一群角馬從中間分開的時候,圈內的角馬驚恐地四處逃竄,圈外的則緊張觀望著。

  獵豹家族并不急于發動攻擊,而是理性、耐心地選擇著目標。它們不停地變換著隊形,驅趕著角馬不斷奔跑。

  接下來,它們會從中發現最弱的那個,然后鎖定目標,然后群起而攻之,一招致命。(這幾條都是后來我們分析杜撰的)


  回酒店集合的時間馬上就要到了,我們依依不舍地看著獵豹家族漸行漸遠。

  回程的路上心情很矛盾,既不希望錯過獵豹家族捕獵的精彩瞬間,也不希望在這個滿是希望的清晨有動物會因此喪命。

  馬賽馬拉大草原,永遠會有遺憾留在這里,只因它太過遼闊。


  馬賽村里的馬賽人

  生活在馬賽馬拉草原邊緣的馬賽人,有著與野生動物一樣的彪悍和狂野。

  馬賽人被稱為戰士民族,每一個男人都是敢于與獅子單挑的戰士。


  曾經在CCTV某一期的《動物世界》里,看到過這樣的畫面:非洲草原上,幾只獅子正享受著它們的獵物。草原深處走來幾個馬賽人,手拿著彎刀和長矛。他們還沒靠近,聞到氣味的獅子就已經嚇得落荒而逃。這時,畫外音響起:千百年來的生存經驗,告訴了這些草原之王,誰才是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!

  據說,很早以前,每個馬賽男孩在成年時,都會被自己的父親告知:孩子,你長大啦!該去跟獅子單挑啦!對于馬賽男孩來說,想要成為真正的男人,必須要單獨獵殺一只獅子。


  現如今,肯尼亞政府明令禁止馬賽人再去獵殺獅子。

  所以,現在馬賽村里的男孩們也就不必被父親逼著去跟獅子單挑獨斗。

  他們只需要每天學著伸出雙手,向來參觀的游客們索要東西。在這樣的氛圍中,馬賽男孩一天天長大。

  一個時代就這樣結束了。是福是禍,只有天知道。



  【第四章】博格利亞湖的火烈鳥


  博格利亞湖位于肯尼亞東非大裂谷帶的邊緣,屬于碳酸鈣湖。湖中有相當多的藍綠藻和矽藻,使得陽光在不同時間照射時,湖面會呈現出黃、粉和紫紅色等不同的顏色。

  每年棲息在這里的火烈鳥數以百萬計。

  成群的火烈鳥低空飛翔,與湖面上密集的火烈鳥遙遙相對,宏大的場面令人驚嘆。


  火烈鳥的學名又叫紅鸛,喜歡吮食湖水中的藻類和浮游生物,而其中富含的蝦青素在它們不斷體內沉積,使原本潔白的羽毛透射出鮮艷的粉紅色。

  當地人喜歡火烈鳥的這一抹紅色,把火烈鳥又稱之為“弗拉明戈”,象征著優雅、浪漫的西班牙舞蹈。


  火烈鳥喜歡成群結隊的生活。

  湖面上經常會看到一隊隊的火烈鳥毫無目標地走過來走過去。你可以想象它們成群結隊地在遛彎,也可以想象它們成群結隊去串門。總之,排隊出游是火烈鳥們的一大特性。

  如果這個時候你盯住一只小火烈鳥,你會發現,它跟著跟著就跟錯了隊伍,然后就在不同的隊伍里繼續游蕩~~


  【第五章】多彩的東非大草原


  東非肯尼亞大草原,有著非常豐富的野生動物資源。

  我在前面四個章節的介紹中,只涵蓋了很小一部分。

  下面的圖片將展示更多的精彩。


  ~皇冠鳥~攝于安布塞利國家公園


  ~黑斑羚~攝于阿布戴爾國家公園


  ~水羚父子~攝于阿布戴爾國家公園


  ~黑眼先鶇鹛鳥~攝于阿布戴爾國家公園


  ~紫胸佛法僧鳥,也是肯尼亞的國鳥~攝于桑布魯國家公園


  ~長頸羚母子~攝于桑布魯國家公園


  ~非洲鱷魚~攝于桑布魯國家公園


  ~白犀牛~攝于去馬賽馬拉途中


  ~寬紋斑馬~攝于馬賽馬拉國家公園


  ~貓鼬一家~攝于馬賽馬拉國家公園


  ~河馬母子~攝于馬賽馬拉國家公園


  ~劍羚母子~攝于馬賽馬拉國家公園


  ~秘書鳥~攝于馬賽馬拉國家公園


  ~姆萬扎平頭飛龍蜥蜴~攝于馬賽馬拉國家公原


  ~禿鷲~攝于馬賽馬拉國家公園


  ~肯尼亞綠猴~攝于蒙巴薩海灘


  【后記】

  這次肯尼亞之行,好運一直陪伴著我們。

  該看的,不該看的,全都看見了。

  本游記采用了敘事體形式,用一個個發生在身邊的鮮活故事,記錄下肯尼亞動物王國里的精彩瞬間。

  感謝龍人旅行社給予了我們最好的計劃和安排。

走起來吧,朋友們!

聯系我們請積極報名!

聯系方式

回復#肯尼亞+姓名+手機#
肯尼亞龍人旅游公司為您全程定制
龍人專業旅游顧問
會陸續推出適合您的旅游路線

旅行顧問 (內羅畢):
RUBY    +254 (0)708159102
MIRANDA +254 (0)726633102
SHERRY  +254 (0)722600131
旅行顧問 (北 京):
HELEN   13810433456
VICTOR  13581667918
TITY    15901331301
GARRY   13552255110

這里顛覆您對非洲的印象
這里顛覆您對旅游的概念
這里有您想要的旅行
肯尼亞歡迎您
非洲歡迎您

  

           



肯尼亞,赤道線上的動物王國

詳細信息

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
捕鱼来了18年最新套路